“撂跤”老教头:“跤窝子”里的坚守与梦想

  “通天贯日、欺拿相横、踢抽盘肘挝、掫折闪拧控、捧拱扒抲倒,耙拿里刀勾”。早在清末年间,天津这地界儿的“跤林高手”就层见叠出,所以江湖上被称为“跤窝子”。现今,理解中国式摔交
的人已很少了,而练这行的更是凤毛麟角。但是如果你路过天津市北辰区天穆村一带,可能会听到从某扇写着“武场”或“跤馆”的大门里传出的富有节奏的“哒哒”声,伴随着一阵阵中气十足的吆喝。

  记者少年时也曾是“习武之人”,一日慕名来到此地,推开铜环木门,数十人穿着白色宽大“坎肩”,系着或红或蓝的腰带,正咬紧牙根尝试将对方跌倒。而在一旁站立,指点这些年轻人“交手”的中年长者,耳廓已因长年与对手头肩相抵,被磨去了应有的形状,这被行贤内助称作“跤耳”。“跤耳”见证的不光是跤手们所阅历的摔打和勤奋,更是代表了“中国式摔交
”的历史。

  “从十五岁开始,我就喜爱上了中国式摔交
,到现在已四十年了。”这里的一位老教练名叫时洪旺,曾是中国式摔交
世界冠军。“那时候穷,看到业余的摔交
手们都有自己的跤衣,我就和三个朋友凑钱买了一件,谁上场谁来穿。”时洪旺回忆起往事,侃侃而谈。

  时洪旺告知记者,天津的摔交
有一样平常名叫“武相声”。在他小的时候,天津城内大小跤场每逢竞赛常被跤迷们围得风雨不透,卖艺讨生活的撂跤人一边打把式,一边念念有词,不忘先容场上的招式。“这个动作是‘背口袋’、这个是‘小得合勒’。”俏皮的解说词让观众们饱了眼福,还被逗得哈哈大笑。

  “中国式摔交
讲究一个巧劲儿,只需借力,体格小的跌倒体格大的是很正常的事。”时洪旺告知记者,中国式摔交
的胜负鉴定很简略,“手或身体与双脚同时接触地面就判输,这也是中国式摔交
和柔道等名目不同的中央,讲究留有分寸点到为止”。

  时洪旺先容说,当年清朝皇帝喜好摔交
,常会提拔
摔交
精英组建“善扑营”作为贴身护卫,时洪旺这些人的工夫
也是由一位“善扑营”的老教头传承上去。

  “摔交
练的第一课等于被摔,一个摔交
手想出成绩,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训练。”时洪旺先容说,首次办摔交
课的时候,有几百人报名,因为训练辛劳到最初仅剩四个学生,“不过这四个人都很争气,后来都在世界竞赛里拿了冠军”,回忆起弟子们不俗的成绩,时洪旺不禁嘴角上扬,腼腆一笑。

  据理解,上世纪90年代中国式摔交
被移出全运会,中国式摔交
走向了下坡路。该名目因为缺乏大型的民间赛事,贸易竞赛鱼龙混杂,许多业余运动员面临没法正式登记注册,处置该行业也没法获得经济来源等问题,许多业余的摔交
运动员被迫转行。

  不想教的念头也曾在时洪旺等教练脑子里涌现,但也等于一闪而过。“我干这行已四十年了,心里始终放不下,更何况这是中国的传统名目,老一辈报酬它付出了许多心血,要看着这门工夫
在我们这辈儿断了,那我相对受不了。”时洪旺谈起中国式摔交
的迂回往事,眼睛里仿佛
有些湿润。

  在时洪旺等一些教练的努力下,中国式摔交
也迎来了一丝起色。经过本地当局和相关部门的支撑,1999年,天穆摔交
俱乐部成立,俱乐部的教练和学员们也拥有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训练场馆。因为俱乐部不收学费,园地的维持费用由本地当局和时洪旺等教练们分担。

  至今,跟时洪旺等教练深造中国式摔交
的弟子已超过千人。天天来这里训练的学员最小的惟独4岁,客岁有两位16岁的学员在中国式摔交
青少年锦标赛中拿到了世界冠军。

  “我们就盼着中国式摔交
能够重新成为全运会的名目,看着从小在这里练起来的孩子们走向赛场拿到一块金牌。”时洪旺说。

  从2014年开始,中国式摔交
进入了天津市北辰区天穆村小学的体育教学课程。“希望能以学校为终点

杞人忧天,让孩子们喜爱上这项中国传统体育竞技名目,把这项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搏击名目传承上来。”时洪旺说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-helme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