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典出版商披露出版莫言作品过程:留学生推荐

  莫言著述《红高粱家族》于1997年在瑞典出书,这是莫言在瑞典出书的第一本作品,出书方是由汉学家、瑞典翻译家罗德保创办的鹤出书社。该出书社还推出了莫言的《天堂蒜薹之歌》《生死疲倦》。

  莫言获奖,与罗德保亲密相关,罗德保曾告诉读者,莫言十分了不起,由于他很会讲故事。

  罗德保的家距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约40公里路途,当地时间12月9日下午,记者在罗德保家中对其进行了专访。当记者与他聊到莫言获奖时,他露出了胜利者的表情。

  18岁留学生向他保举莫言的作品

  潇湘晨报:莫言能取得今年的诺奖,跟您密不可分,莫言在瑞典出书的三部作品都是您的出书社推出的。请许可我们来分享您此时的表情。

  罗德保:从听到今年的文学奖得主是莫言,一直到现在,都十分高兴。

  潇湘晨报:您是怎么发觉莫言作品的?

  罗德保: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我接触到的是中国作家巴金、茅盾等人的作品。后来,一个18岁的中国女孩在瑞典留学,向我保举莫言的《红高粱》,我很快看完了,发觉小说扎根于中国农村的大众之中,有很厚重的汗青。还有,我觉得莫言的故事讲得十分好,所以向东方读者保举。

  如果有中国作家获奖,肯定是莫言

  潇湘晨报:您当初出书莫言的作品,销售并不可观,每本只出书了不到2000册,最后还有许多书放在仓库里,成本都收不回。在莫言作品并不被宽大瑞典读者存眷时,您有没有想过今天的辉煌时刻?

  罗德保:我的出书社很小,就我一个人。而且没有多少资金,不克不及投入广告,销售全靠口口相传。出书社没有出书规划,每年大概出书四五本书,那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创业过程。除出书过莫言的图书外,还出过中国改革开放的图书。图书销得欠好,还有一个原因,瑞典人对中国文学兴趣不大。当时,我想过,如果有中国作家获奖,那肯定是莫言。今天终究
证实了我的预言。

  潇湘晨报:莫言的作品在瑞典销售得并欠好的时分,到底是什么原因在支撑您一如既往地推销他的作品?

  罗德保:莫言是一名
很有才华、很闪光的作家。他迟早要夺得诺贝尔大奖的。至于接连出他的书,也是由于我也要糊口,必须出书。

  全部
东方都在存眷中国文学发展

  潇湘晨报:莫言的作品在瑞典受冷遇,但在日本大受欢迎,还得到了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的极力推崇。是东东方文明的差距太大吗?

  罗德保:瑞典是一个很小的国度,生齿也少,离中国太远。读者群体很少。瑞典出书商很难从中国作家的图书中得到利润。出书的少,看书的也少,所以瑞典人较少存眷中国文学。而日本不同,人多,与中国的文明差距不大。这应该是主要原因。莫言获奖了,而且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,瑞典和
全部
东方国度,都在存眷中国的发展,包孕中国的文学。

  潇湘晨报:您创办的鹤出书社后来让渡了,您也去了欧盟当翻译。在数字化出书时期,似乎纸质图书的前途一天天艰难,有人讲这是出书人的宿命,您如何看待?您还会处置出书工作吗?

  罗德保:电子出书物的优点很多、很明显。但传统图书拿在手里阅读,很难受。我认为纸质图书不会被完全庖代。我不会再处置出书工作了,我不太懂经济,很难管理好一个实体经济,我还会继承去做翻译工作,接下来会翻译莫言的小说《变》。

  (李少赢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-helmet.com